999文學 > 我和二哈共系統信息頁 > 我和二哈共系統章節目錄
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、神奇的侍女兔

    轟的一聲悶響,有一個大洞出現,兩個對稱的大洞出現在船艙兩側,新鮮空氣有了對流,立刻把這里面的臭氣吹走,同樣兩個大洞也把這個陰暗的水手室照得通明起來,無處可跑的兩具干尸只能哀嚎著,全身冒煙的朝著陳浩然這邊爬來。

    陳浩然撇撇嘴:“這就是海瀾說的‘要你能拿到才算你的’意思?也太弱了吧?”說著,隨手彈出兩枚拳頭大的火球,只把這兩具干尸的腦袋炸毀,卻沒有余威損害。

    瞄瞄躺倒地上的三具干尸,都是水手裝扮,也就不去理會,反正要搜身的話,還不如去打撈那幾具被二哈甩進海里的水手尸體,對這三具躺在垃圾堆里的干尸,真沒興趣。

    伸著脖子瞄了一下水手室盡頭的廚房,黑漆嘛烏的,地面雜物一堆,看起來非常臟,陳浩然活動一下腳指頭,毫不遲疑的掉頭就走。

    門口不肯進去的二哈,嗷嗚一聲疑惑的看著,見到陳浩然在船長室找東西,它自然沒有跟進去,反而歡快的在甲板上到處溜到,東嗅嗅西刨刨的。

    陳浩然先跑回船長室找到一雙鞋子穿上,之前赤腳在干凈的木板上行走確實舒服,但在水手室的那油膩感,卻讓他有些發麻,所以趕緊穿上鞋才是正事。

    穿著鞋子走在木板上咯吱作響,雖然不舒服,但也不用擔心腳底會碰觸到油膩感。或者說,之所以穿鞋,為的就是去貨艙里看看,誰知道下面有什么,還是穿鞋保險。

    陳浩然在這邊忙碌的時候,沙灘上的五只作死兔中的一只作死兔,揉著眼睛起來了,左右看看,很快就把目光看向了海面上拳頭大的帆船,立刻哇啊一聲,一副女生跑步模樣的跑到海邊,一個縱身跳入海內,小短手舞動飛快的游到泡著水的船桿出,蹬蹬的沿著船桅桿跑上船。

    另外四只作死兔也蘇醒過來,有的百無聊賴的打著哈欠,有的撓著屁股,反正就是一副剛睡醒的樣子。但有一只作死兔剛好看到了第一只作死兔在船桅桿上跑的身影,立刻興奮的哇哇大叫,第一時間就沖入海里,其他三只作死兔自然也蹦跳起來,興奮的跟著沖入海里。

    陳浩然這時剛好打開了貨艙入口,見到一只作死兔蹦跳上來,哇哇叫著一臉興奮的抱住自己的大腿,不由得笑著揉了下作死兔的腦袋:“小妹妹,你也來了啊。”

    不怪陳浩然能夠清晰認出這只作死兔是雌的,誰讓它穿著Q版侍女裙呢,這玩意雖然是Q版,但腦子正常的就一下子能看出來。

    陳浩然站直身子朝海里看去,赫然看到四対耳朵帶著四條白浪沖刺一樣的朝自己這里游來,不用說,五只兔子都醒過來了。

    知道作死兔性子的他,也沒去在意,只是對腳下的侍女兔笑道:“你在這兒玩吧,我下去看看。”說著就直接跳下了貨艙。

    原本侍女兔拿著兩塊紅色餅干,一副要遞一塊給陳浩然的樣子,結果陳浩然突然跳入漆黑的貨艙里,不由得哇哇叫了一聲,有些難過的坐在入口邊,小心的啃著餅干。

    四只雄兔也順著船桅桿上了船,兩只打頭的兔子都帶著Q版船長冒,只是一只臉上畫了彎月胡,另外兩只跟在后面的兔子則是Q版副官裝扮,可卻是一模一樣了。

    四只兔子一見侍女兔,立刻哇哇叫著滿臉高興要跑過來,但恰好這時二哈甜醋也溜達了過來。

    雙方一見面,甜醋直接呲牙低吼示威,四只雄兔則滿臉驚恐的聚集在一起的后退,并且他們全都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了一把Q版大砍刀,顫顫抖抖的對著甜醋。

    就這么對峙了幾秒,彎月胡的兔子突然怒吼的哇呀一聲,舉刀就朝甜醋沖來,帶著三只兔子也膽氣壯的跟著沖上來。

    甜醋會怕密密麻麻的兔子,但眼前這四只兔子可不放在它眼里,自然嗷嗚一聲的撲了上去。

    然后兔子這邊拿著砍刀拼命砍,砍得甜醋嗷嗚叫,可身上卻沒傷痕,而甜醋拼命撕咬抓撓,也把兔子們弄得哇哇叫,可同樣兔子們身上也沒傷痕。

    反正一狗四只兔子就這么亂吼亂叫的打成一團,邊上的侍女兔依舊靜悄悄的啃著餅干,看都沒看這打斗場面一眼。

    啃完一塊餅干的侍女兔,看看斷掉但卻還連接著一點的桅桿,歪著頭想了下,然后一拍手掌,站起來不知從哪兒摸出一個Q版大錘子,然后它的侍女服就直接變成工匠服。

    只見它雙手握著碩大的Q版錘子,猛地跳起,哇呀哇呀嬌聲叫著的死命砸著桅桿的斷裂處。

    甜醋和四只兔子打得正熱鬧,沒注意到,身處船艙的陳浩然自然更加不可能注意到,泡在水里的桅桿居然隨著侍女兔的敲打,居然帶著破損的巨大帆布慢慢浮起來,都能看到之前沒入海中的這艘帆船主桅桿頂部的瞭望臺了。

    隨著侍女兔的持續敲打,桅桿慢慢的豎了回來,瞭望臺裝著的海水嘩啦啦的落到甲板上,打鬧中的二哈和四只兔子都被澆了一頭,但他們不但沒有停止,反而打得更加熱鬧,只是轉移了被澆水的打斗場地而已。

    隨著侍女兔的最后一擊,斷裂的桅桿就這么恢復原狀,不但之前的裂痕看不見了,而且整個桅桿都像是嶄新的一樣。

    侍女兔擦拭一下額頭,抬頭看看破爛帆布,不由得把錘子一甩,變出一根碩大帶著粗線的針,這針比搟面杖還要粗大,但卻又非常的Q版,至于那個甩掉的錘子?脫離侍女兔的手就自動消失不見了。

    侍女兔就這么拿著粗大針線,如履平地一樣的順著桅桿跑到風帆破裂的地方開始縫制起來。

    等侍女兔回到甲板時,帆布已經煥然一新,跟嶄新的沒啥區別,而且更加詭異的是,早就消失掉的,控制帆布轉向的繩索也同樣莫名出現了。

    侍女兔滿意的點點頭,拍拍手,身上的工匠服轉換為侍女服,并且多了一把Q版的大掃把,拎著掃把就跑向了操控臺。

    看不到侍女兔做了什么,先是看到操控臺那破裂的洞口緩緩恢復,然后成了圓形的窗戶。

    同樣沒過多久,水兵室里,之前被陳浩然用火球轟開的兩個大洞,也開始慢慢復原,并且在復原后,左右兩邊各自多了三個圓形的窗戶。

    還在貨艙中的陳浩然不知道,就這么一會兒工夫,這艘遭遇風暴的船只,居然煥然一新,達到了比新船還要新的地步。

    至于甜醋和四只雄兔?它們打得正歡,什么都注意不到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目錄
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
章節有錯,我要報告! | 加入書架 | 加入書簽 | 我要推薦

排列三走势图500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