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9文學 > 殘魄御天信息頁 > 殘魄御天章節目錄
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第九百四十章 紳士之風

    看著那座寒冷的冰山,很多府主心中咯噔一下,因為他們是從都到尾留意著金獺水府的人,根據自己下屬的回報,整個過程他們僅僅看到一只火紅的鸞鳥沖向海面,接著就再無動靜了。

    僅僅那么一會兒,三個都統和那么多混尊就成了冰冷的雕像,雖然這其中有大意輕敵的成分在,但不可否認的是對方的實力也很強。因為這樣的機會給他他們都抓不住。

    與這些府主相比,翻云宮的瀧翻等人則是臉色森冷,眼中殺氣騰騰。這件事搞不好就會動搖翻云宮在穎海五宮中的地位。之前在穎海六宮里翻云宮第四,就算落下一名也還能第五,然而現在第五那就是墊底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海貍,昨天這夜秦到的時候你也在場,他是什么修為?”瀧翻沉著臉問。

    “稟宮主,感知不到。但是其意識非常強大,遠超一般的混沌境。”海貍說道。

    “這么說很可能是人族,難不成是那穎海星居的人~”

    瀧翻目光沉凝,說到海上的人族,那就只有穎海星居了。可是那邊剛剛才與沅宮血拼一場,現在是朝夕難保,怎么還要余力來做這些事。有這樣的手段要覆滅沅宮哪里還需要費那么大的勁。

    “據我所知,在那穎海星居里的確有一位冰魔女,她的冰寒縱使看一眼也會被寒氣入體。”穎沅說道。

    “沅宮主的意思是那個女子所為?”瀧翻并不相信,他覺得穎沅這么說無非就是想挑動自己為他報那滅宮之仇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~”穎沅出乎意料的否定。

    “哦?”瀧翻到真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那一戰她受了很重的上,溪泥毒無人可解,就算她能用寒意凝滯毒素,但要驅散至少需要兩三年。這期間是絕不能動用任何本源之力的。”穎沅說道。

    雖然他無時無刻不想報仇,但是他同樣清楚寄人籬下就要低調行事,像這種毫無根據的挑唆是白癡才會做的事,他也不認為瀧翻就是個傻子,會因為一兩句的挑唆而去與穎海星居開戰。現在那邊主要是上三宮的事,翻云宮只是輔助,沒必要強行出頭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喜歡寶物,那他就一定會再次出現,我一定要將他千刀萬剮!”獺盈咬牙切齒地道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聽著,從今天加強各水府的方位,行事萬分小心,非不得已不要離開水府。同時派人四處調查,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蛛絲馬跡。”目前對秦殿和夜秦了解得太少,瀧翻也沒有什么好的對策。貿然用寶物吸引很可能會像今日這冰封的水府一樣引狼入室。

    “不,不好了府主~府中~府中~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后,一只只的海妖冒出海面。

    “溢梟,宮主在此不得放肆,發生了什么事如此驚慌失措!”海貍一看是自己府中的人便立刻出言喝止。

    “小妖溢梟拜見宮主,小的不知宮主在此還請宮主恕罪。”溢梟一聽是翻云宮宮主,立刻就嚇得趕忙叩拜。

    “如此驚慌失措,究竟發生了什么事!”瀧翻也沒有心情與他多做計較。

    “回稟宮主,就在剛剛,我鑾貍水府收到了…..收到了一塊夜秦碑!”溢梟戰戰兢兢地說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!那石碑在哪~”海貍一驚,剛剛那塊封寒的夜秦碑才凍結一個水府,如果將這石碑拿到府中萬一碎裂,那自己的水府不就完了嗎。

    “府主放心,大都尉將它置于海面了,沒有抬進府中。”溢梟說道,海貍這才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溢梟,鑾貍水府是何時收到夜秦碑的,他要的是什么寶物!”瀧翻問道。

    “府主離開水府不久那夜秦就出現在府中了,他就像是鬼一樣,不知道如何進入府中的,點名就要要海立方。”溢梟說完便看了自家府主一眼,海貍立刻心領神會。

    “回宮主,這海立方是我剛剛從金獺宴會上帶回去的東西,這么看來宴會上那些寶物恐怕都被他盯上了。”

    海貍此言一出,周圍的府主全都心中一咯,對于海貍來說一個海立方可不算什么,那本來就是雞肋的東西,可是他們的寶物可是用同等的寶物交換得來的,都還沒捂熱呢。

    “此人行事好生怪異,既然他有此實力,為何不在宴會之上直接將所有寶物帶走,卻要多此一舉等寶物都到了不同的地方之后才上門來要,而且還特地事先通知。”穎沅說道。

    “他有沒有說什么時候來取!”

    獺盈問道,她不關心夜秦的行事作風,更不關心他是誰,她只關心如何才能報仇。

    “回稟夫人,他說明日正午。原話是:‘如日中天之時,收海之立方于掌,望請妥善保管。’”溢梟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正午~”獺盈那紅色的眼眸中跳動著森然的殺意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府主,出事了!”

    還沒等到瀧翻做出決定,又是一只海妖冒出海面,這次是狂螨的水府收到了夜秦碑。然后接二連三的水府海妖接踵而至,一夜未到,翻云宮所轄范圍二十六水府全部收到了夜秦碑。果然印證了海貍的推測。

    這下子就算報仇心切的獺盈也都沒轍了,二十六水府,誰知道那夜秦會先去哪里。就是再給他們十倍的人手也不夠。

    “收到夜秦碑的水府中離云宮最近的是冬漓水府,既然不能守所有,那么就守一處。根據此人的行事風格,他的下一個目標可能會是云宮,所以我與夫人坐鎮云宮,而冬漓水府就由沅宮主負責。至于其他的水府,各位可以自己決定,是戰是和我都不會責怪大家。”

    瀧翻做出了決定,他可不會花什么經歷去管別人。雖然說這些水府都隸屬于他翻云宮,但是他可沒有保護義務,而且就算是他的屬下遇到一些情況他也會棄之不顧,更別說只是這些獨立自主只上繳資源的水府。

    “不行!我要去那冬漓水府,親手手刃他為弟弟報仇!”獺盈說道。

    瀧翻眉頭一皺,他是想讓穎沅先試試那夜秦的深淺,萬一翻車了也不會殃及自身。

    “人死不能復生,夫人還是留在云宮等候消息吧。我與沅宮主必定生擒此人,讓您親手為獺牙府主報仇。”冬漓水府的府主趕忙說話,能有穎沅這位宮主坐鎮那就足夠了,有獺盈在反而束手束腳,萬一她要是有個閃失,那冬漓水府肯定就從穎海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就這么定了!大家各自行事。”瀧翻說道,獺盈雖心中不甘,卻也不能再說什么。事情就這么決定,最后瀧翻還是派了兩個都統隨穎沅一同去冬漓水府。

    黑夜逐漸過去,太陽依舊如昨日一般燦爛光輝,平日里在海中他們都不關心陽光為何物,但是今天他們多希望太陽永遠不要升起,每個人都忐忑的在自己的府中等待。

    而且每一個府主都很糾結,若戰,金獺水府就是前車之鑒,若和,那就是將寶物拱手送人,這樣又心有不甘。現在他們都希望自己不是第一個被選中的人,這樣的話如果先有水府開戰,他們就能審時度勢相機而行。

    最好夜秦第一個選中的就是那冬漓水府,如此一來無論哪邊贏他們都能避禍。若是夜秦敗,那就不用說了,一切都結束,反過來的話連宮主也不是對手,那他們還堅持個毛線,直接投了就行了。

    日中之時終究來到,不同地方的數十個府主全都嚴肅地在大殿里等著。終于那個黑色的身影猶如死神臨門那樣出現在了一座大殿門前。這場寶物紳士之風從這里開始必將越來越盛大,從此一飛沖天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目錄
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
章節有錯,我要報告! | 加入書架 | 加入書簽 | 我要推薦

排列三走势图500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