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9文學 > 漢末之呂布再世信息頁 > 漢末之呂布再世章節目錄
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第一千零八五章 探監

    呂布微微思索之后,應允了賈詡的提議。

    就像當年的弘農王劉辯,即使日后他跳出來號令諸侯,由于史書記載已死,所以世間的士族百姓也多為不信。

    更何況,劉備的號召力還遠不如劉辯,

    現在的他,即便僥幸逃得一死,也根本不敢冒頭扯大旗,否則,呂布一旦知曉劉備所在,必是以雷霆手段進行剿滅。

    “主公,那些劫掠的廣陵軍如何處理?”徐晃抱拳請示。

    “凡涉事的將校軍侯,明日于城中,通通處死。”呂布的決斷干脆利落,至于那些參與過的廣陵士卒,暫且放過,若真要細究,估計得把這支廣陵軍通通殺光才行。

    “主公,城中官員大多已經棄暗投明,唯有陳登、糜竺兩人,死活不肯投降,已被扔進了獄中,請主公定奪。”

    “將陳登押送徐州,交給陳珪處理,之前我是答應過的,破城之后,會留他兒子一條性命。”呂布心中有數,若不是之前陳珪暗中透露情報,也沒那么容易掌握徐州軍的動向,所以這個人情,還是得還。

    “至于糜竺么……”

    呂布托起了下巴,眼眸中透出幾許思慮。

    “主公,末將請求去一趟監牢,游說糜竺來降。”

    武將行列中,有一人出列抱拳。

    視之,乃是振武中郎將徐庶。

    早些年前,在戲策的坑蒙拐騙之下,他取了靡家的小妹,算起來,糜竺還是他的大舅哥。

    夫妻兩人琴瑟調和,他也常常聽夫人提起,糜竺對她的關心疼愛。

    如今大舅哥落難,犯的也不是十惡不赦之罪,所以,徐庶還要想要撈他一把,救糜竺脫困。

    “好吧,準了。”

    呂布點頭應下。

    之后,眾人又提了些許問題,呂布也一一作了吩咐。

    “如果沒有其他事情,今天的會,就暫且散了吧。”

    會議完了的時候,外邊天色已黑,呂布擺了擺手,與眾人說著,攻城辛苦,大家也都累了,等會兒用過晚飯,就早些回去歇著。

    眾將應下,抱拳之后,紛紛退出堂外。

    “孟起,你留下。”

    呂布低喚了一聲。

    馬超心中咯噔,邁出門檻的右腳重新收了回來,默默轉身,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主公有何吩咐?”馬超硬著頭皮問道。

    呂布沒急著說話,而是待到眾人散去,才緩緩開口:“孟起,你是我看著長大的,我對你寄予了厚望。今天特意叫你留下,其實也沒其他事情,只是想告訴你,重情義雖好,但……下不為例。”

    “末將知罪!”

    馬超趕緊低頭認錯,他又不傻,如何聽不出呂布這話里的弦外之音。雖然不知是誰透露了風聲,但可以肯定的是,呂布絕對是知道了趙云私放自己妹妹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呂布也不難推測,今天馬超是有意助趙云脫困。

    私助敵方大將,乃是重罪。

    換作普通將領,別說削官罷爵,充軍砍頭都未必沒有可能。

    好在馬超認了,倒也誠實,呂布遂沒再追究,他往外揮了揮手,示意馬超可以退下。

    “末將告退。”

    馬超低著頭,忐忑的出了大堂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不敢去看座位上呂布的臉,這個曾經無比熟悉的主公,如今已成了喜怒不形于色的上位者,不怒而威。

    下邳城北,昏暗不見天日的監牢。

    水灌下邳之后,地牢中濕氣極重,蓄有不少水洼,墻壁底角生出了許多青苔。

    嘎吱~

    一聲輕響之后,通往外界的大門打開。

    門口處亮起火把,火光將徐庶的臉龐映照通紅。

    “哎呀,徐將軍,什么風兒把您給吹來了。”典獄官故作驚訝,笑臉迎上前去。他倒不是敬徐庶中郎將的名銜,而是混跡官場的大多人都知道,這位徐中郎將和那位先生、以及祭酒郭嘉,有著極為要好的關系。

    “奉主公之命,來見糜竺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,下官這就帶您前去。”

    典獄官回答得十分爽快,并且親自引路。

    沿著陰暗的地牢直走,直到盡頭的一間牢房,典獄官才停了腳,讓后命人打開牢門,鎖住牢門的鐵鏈嘩啦啦的響了好一陣子。

    “糜竺,有人看你來了!”

    典獄官在外面大聲說著。

    坐在里面的男人背對著外邊,一動不動,像是沒有聽見。

    典獄官還欲再喊,徐庶伸手制止,叫他先行退下,自己有話要單獨與糜竺說。

    “那您慢慢說,有事兒盡管招呼下官皆可。”

    說著,典獄官帶人離開了這里。

    走進牢房,空氣中除了潮濕的氣味,還有一股子腐爛發霉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大舅兄,他們沒為難你吧?”

    徐庶走上前來,替糜竺捉去身上的雜草。

    見是徐庶,糜竺臉上的冷漠緩和了些許,卻也沒有太多的感情可言:“徐元直,你來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來接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?呵,我是重犯死囚,怎么出去?”

    “大舅兄,只要你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肯!”

    糜竺知道徐庶想說什么,不等話語說完,就直接否了徐庶念想。

    “你這又是何必,遠在徐州的二舅兄已經降了,良禽擇木而棲,良臣擇主而事,這么簡單的道理,大兄你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這個沒骨氣的東西!”

    聽得弟弟糜芳選擇了投降,糜竺氣得大罵,罵上一陣子后,他忽地又不罵了,神情頹然的坐在地上,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也好,至少糜家的香火血脈,還能繼續傳承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舅兄,徐州已定,從此以后,天下間再無戰火,大漢疆域將重歸一統,這難道不是你想看到的太平么?”

    徐庶仍舊苦口婆心,只要糜竺肯稍稍服個軟,呂布定然是不會多加為難。

    “太平?哪有太平?我的眼中,只看到外賊寇略徐州,燒殺搶掠,殺人嗜血。不以仁義待民,何來太平之說?”

    “主公與曹操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眼里,沒有什么不同。”

    見徐庶還欲再說,糜竺擺了擺手:“好了,你也不必與我多費唇舌,我只希望以后,你能好好待我小妹,如果能夠在糜家落難時,幫一把手,我就真的感激不盡了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我的事,你不必再說。”

    唉!

    徐庶嘆了口氣,自家的這個大舅兄,真是執拗得如同頑石。

    等到徐庶要走的時候,糜竺忽地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元直,我想問你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徐庶回過身來,以為糜竺回心轉意,遂耐心的等待起下文。

    “玄德公,他……還活著嗎?”

    糜竺的眼神中抱有濃濃的希冀。

    劉備都把你都害成了這樣,這個時候,你居然還想著他。

    徐庶的聲音很冷。

    他死了。

    :。: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目錄
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
章節有錯,我要報告! | 加入書架 | 加入書簽 | 我要推薦

排列三走势图500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