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9文學 > 崇禎竊聽系統信息頁 > 崇禎竊聽系統章節目錄
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小: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509 一臉懵逼

    于是,為而來防止明軍狗急跳墻,不顧一切地突圍,多爾袞立刻下令,全軍急行軍,騎軍先走,步軍跟上,務必要用最快的時間趕去耀州驛。

    這一戰,多爾袞原本的打算,只是把明國皇帝留在遼東。可是,要能消滅整個明軍的話,他可以百分之百肯定,明國的精銳就會損失殆盡,如此一來,大清的未來,就又有了無限的可能。類似以前的好日子,說不定就又會來到了!

    真要做到了這點,一個攝政王,不是,叔父攝政王算什么,直接禪讓稱帝,又有誰敢反對?

    想到興奮處,多爾袞就忍不住一催再催,恨不得立刻就趕到耀州驛,把明軍包了餃子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耀州驛的城頭上,一群總兵簇擁著崇禎皇帝,就在觀看著建虜的步軍,正遠遠地繞過耀州驛,去和他們的騎軍會合。

    雖然離耀州驛所在的官道遠了,路就非常難走,因此,建虜步軍拋棄了他們攜帶的楯車之類,而糧草物資什么的,全都是靠人力背著的。可他們每個人,似乎都很興奮一般。

    對于這種情況,有總兵就想不明白了,其中周遇吉雙手抱拳,向崇禎皇帝請戰道:“陛下,末將愿領軍沖擊建虜,殺他一陣!”

    崇禎皇帝聽了,搖搖頭說道:“建虜騎軍候著呢,沒必要出去打,就讓他們過去好了!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非常擔心皇帝安危的太監,御馬監的監軍之一劉元斌就忍不住也跟著奏道:“陛下,建虜越過耀州驛,明顯是斷了我軍退路。他們的兵力,甚至比我軍還要多一些。如果回頭要突圍的話,怕是會……會困難重重!”

    他本來是想說,會有突不出去,全軍覆沒的危險。但想起皇上的英明神武,不可能不知道這點,就改口說困難重重了。

    崇禎皇帝一聽,便笑著用手一指說道:“你們看,建虜帶過去的糧草多少,知道得一清二楚了吧?就讓他們圍著好了,朕原本就沒打算要突圍的。”

    一聽這話,周圍的人都是打慣了仗的,立刻便嗅到了皇上的用意,很可能是等著建虜的糧草用盡,自己退兵?

    雖然之前大明對建虜的基本策略,就是揪著建虜糧草物資短缺這點作戰。可是,這畢竟是在建虜勢力范圍,軍隊所帶糧草要是快沒了的話,建虜頭目肯定會提前去收集糧草過來的吧?

    這么想著,一眾人等,都是有點擔心。不過看到崇禎皇帝卻是胸有成竹的樣子,他們便又放心了不少。皇上英明神武,既然能想到這些,肯定是有妙計破之吧?

    于是,耀州驛這邊,明軍不突圍的情況下,十來萬大軍聚集地,竟然難得地出現了平靜。

    岳托、豪格和多鐸所部全都越過耀州驛之后,就立刻封鎖了耀州驛和蓋州的聯系,然后令步軍開始挖掘破壞道路。就算明軍之后想突圍,也要增加他們的難度,最終保證明軍突圍不出去!

    站在遠處,遙望著耀州驛,岳托忽然有點擔心地說道:“明軍為何點都不慌,不但不突圍,反而在修筑防御工事,看這樣子,好像是要在耀州驛堅守下去。那明國皇帝,到底在搞什么鬼把戲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還真是疑神疑鬼!”豪格一聽,忍不住哈哈大笑道,“需要擔心個屁啊,明國皇帝來不及逃走,那當然只能是堅守了,還能怎么辦?”

    多鐸卻沒有像他這么樂觀,也是收了笑容,盯著耀州驛明軍在鞏固防御陣線,皺著眉頭說道:“我也有點擔心,明國皇帝這架勢,有點不合常理。難道……難道是還有明國援軍?”

    明國地大物博,百萬軍隊都是有的。如果還有軍隊來援的話,似乎也不稀奇。

    “跨海而來么?這好像不大可能吧?”岳托聽了,跟著分析道,“之前運送這支明軍過來,船隊要返航,然后再運兵過來,且不說天氣怎么樣,光是時間,要想援軍到達,那也得好久,不現實吧?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他頓了頓之后又接著道:“難道是關寧軍?也不應該啊!自從祖家軍被我大清消滅之后,就剩下的那些關寧軍,守城有余,想要進攻我大清,怕是做夢。而且我大清對關寧軍那邊一向防范慎嚴,探馬隨時監視著,如果有動靜,會第一時間趕來稟告的啊!”

    多鐸聽得點點頭,顯然認同岳托的這個分析。因此,他聽了岳托的分析之后,反而更是不解了,這個明國狗皇帝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你們想那么多干什么?”豪格卻是不在意,伸手指著耀州驛道,“我們只要圍著耀州驛,早點叫來攝政王,攻下耀州驛,割了明國狗皇帝的狗頭,就夠了!”

    岳托和多鐸聽了,想著方圓幾十里,甚至上百里地方都是大清的探馬,如果有動靜,肯定會第一時間知悉。而且蓋州那邊,雖然是盧象升坐鎮,可知道蓋州的兵力絕對不多,想要救援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想來想去,他們兩人互相看看,難得一次地認同了豪格的想法,便決定再派人去催多爾袞,讓他盡快趕到耀州驛。

    他們當然不會知道,崇禎皇帝的殺手锏,并不在耀州驛,而是在遠方!

    此時,遼河平原,麥子已經金黃,孔有德沒法再拖下去,只能是下令收割。

    站在田間地頭上,看著兩萬左右的大明百姓,在為建虜收割糧食,他心中就非常擔心。

    之前的時候,多爾袞已經下旨全國動員,龐大的兵力趕去海州那邊,也不知道皇上能否頂得住。

    這吸引建虜注意,確實是到位了,可會不會吸引地太過頭,讓皇上有危險了呢?還有,遲遲不見皇上派來接應的動靜,萬一這邊糧食收割完了,建虜就會把糧食都運走,那自己到底是要燒還是不燒這些糧食呢?

    如果要燒的話,那就沒有回頭路了。而且這么多人,如何能逃回大明去?建虜是全國動員了不假,可留守各地的兵力還是有的,不可能抽調的一個不剩!

    想著這個,孔有德看著正在收割麥子的這些大明百姓。一個個都是青壯,可是卻瘦得皮包骨頭,讓他們反抗建虜,去和建虜廝殺,實在是有心無力。就是放開了讓他們先逃,又能逃多遠,被建虜追上了照樣是死路一條的!

    在孔有德的視線所及之處,正在收獲糧食的這些大明百姓,這一次不用建虜監工,一個個都干得起勁。能收獲糧食,哪怕這些糧食最終不屬于自己的,可他們還是趕到開心。或者,這是他們辛勤耕耘的成果,又或者,建虜的糧食充足了之后,也能讓他們喝點湯吧?

    不過只有孔有德自己知道,如果不是他奉了崇禎皇帝的密旨,力保這些大明百姓的話,估計現在還活著的,連一半都沒有。遼河平原的糧田已經有收獲,這次要是不能逃回大明,那這些百姓絕對會被多爾袞調去更遠的北方繼續開荒種田,一直到死。想著有收獲之后能活得好點,那是做夢!

    想著這些,孔有德格外的憂心,心中忍不住就有點想罵娘:你個陳紹安,就不能好好地待在這里,也好讓自己放心一下,如今什么情況都不知道,心里一點都沒底啊!

    他正這么想著,忽然聽聞有吵鬧聲傳來。聞聲抬頭看去,卻是兩個正在收割糧食的大明百姓似乎在爭吵。

    孔有德原本心情就不好著,看到這一幕,正想發火時,忽然一下就傻了,因為其中一個吵架的,不是他剛在思念的陳紹安,還能是誰?

    “你們是吃飽了撐的么?”一名監工的軍卒已經走過去,訓斥喝道,“還不快點干活,是不是皮癢了?”

    孔有德聽到,連忙大聲命令道:“來啊,把他們兩人都給本王押過來,本王要親自問話!”

    他明白,陳紹安絕對是找自己,要不然,不會在這個時候鬧出動靜。而且陳紹安出現,那就說明,很可能皇上派來接應的人,已經到附近了。

    看到王爺似乎有點興奮的樣子,他的親衛有點不解,不過還是遵照命令,過去把那兩個吵架的大明百姓給押了過來。

    孔有德自然知道陳紹安有話要說,正想把親衛都遣開之際,卻聽到陳紹安說道:“這些都是你的親衛,應該都是信得過的人,不用回避了!”

    孔有德的親衛一聽這人的說話,頓時就有點傻了,這是什么情況?隱隱地,他們就感覺到有什么不對。

    之前的時候,事關重大,孔有德是連親衛都不敢讓他們知道的。畢竟出了耿仲明的事情,連兒子都不能相信了,親衛中有沒有被建虜暗中收買的,還真難說。

    不過此時,陳紹安這么說,卻是有把握,就算他們中的人有問題又如何?

    孔有德隱約也明白這點,不由得大喜,連忙問道:“來了?”

    “來了!”陳紹安自然知道他問什么,當即笑著說道,“不過需要孔參將把這里的百姓和軍卒,在午時之前都集中起來,免得到時候會亂!”

    孔有德一聽,不由得大喜,連忙說道:“沒問題,午時時分,剛好是休息吃飯時候,來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說實話,他一直非常好奇,到底皇上會派多少人過來,才能把這么多人都救出去?

    陳紹安聽了,微笑著說道:“放心,到時候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孔有德的親衛看著他們兩人在對話,很是迷糊了,來了什么人?

    要知道,這里可是遼東腹地,是比盛京還遠的北方。要不然,他們第一時間,就因為耿仲明的事情而聯想到什么。不過此時,他們卻是沒想到這點去。

    孔有德用手指了下周圍的親衛,見陳紹安點點頭,便對他的親衛介紹道:“他就是耿大哥手下的陳紹安,如果你們沒聽說過,那大明皇上用禮親王代善等人來換他母親回大明的事情,總該聽說過吧?”

    一聽這話,頓時,這些親衛一個個驚訝萬分,其中有兩人更是用手指著陳紹安,忍不住叫了起來:“難怪看著眼熟,原來是你?”

    耿仲明手下的將領,孔有德的親衛見過也不奇怪,但是,他們玩玩沒想到,這個普通大明百姓打扮的人,會是那個在遼東已經非常有名了的陳紹安。因此,雖然覺得面熟,卻一直沒有往陳紹安身上想,也就沒有認出來。

    此時,孔有德一介紹之后,他們便立刻明白,原來自家王爺也和耿仲明一般,想要回歸大明,這是早就在聯系著的呢!

    說實話,就連孔有德本人在之前都被建虜給欺壓,那孔有德的親衛,自然就不用多說了。如果能回歸大明,也是他們心中埋著的心愿之一。

    因此,在孔有德介紹完了之后,他們頓時就興奮了起來。

    在得到孔有德的命令,讓他們立刻去召集軍卒和大明百姓集合時,更是興奮地飛奔而去。

    孔有德陪著陳紹安,就站在那看著親衛去執行命令,同時有點擔心地問出了心中的疑問道:“皇上為了吸引建虜的注意,討伐海州,卻沒想到建虜起全國之力前去會戰海州,皇上那邊,還好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放心好了。”陳紹安聽了,一點都不擔心地說道,“皇上神機妙算,建虜就是再折騰,也不會有什么事。而且,我感覺啊,建虜越折騰,就死得越快!”

    一聽這話,孔有德立刻明白了崇禎皇帝是什么打算,頓時大喜過望。

    遼東的情況,他自然一清二楚。如今建虜又發動全國兵力去海州會戰。如果皇上那邊能確保沒事的話,那他這邊把糧食一燒,就等于斷了建虜過冬的期望。如此一來,就算建虜在海州會戰損失不多,那這個冬天也沒法過了!

    換句話就是說,這一戰之后,遼東就會被大明光復了!而他在這其中,立下的功勞也不小!

    這么想著,孔有德感覺從未有過的興奮,沒想到,給予建虜的致命一擊,竟然是自己給的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軍卒一個方陣,大明百姓一個方陣便已經集結完畢。不過絕大部分人,都是一臉懵逼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目錄
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
章節有錯,我要報告! | 加入書架 | 加入書簽 | 我要推薦

排列三走势图500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