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9文學 > 乾龍戰天信息頁 > 乾龍戰天章節目錄
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。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第六四八章 受傷

    乾龍戰天正文卷第六四八章受傷魏清塵與羅叔趕到長老會時,王長老剛好醒過來一會兒了。后者身上披著兩條厚棉被,懷里抱著個湯婆子,仍然在打擺子。臉色更是白得跟個鬼一樣。

    看到魏清塵,他尖叫著扔掉了手里的湯婆子,幾乎是從矮榻上撲了過來。

    魏清塵眼疾手快,一把將人接住。

    王長老的一雙手又冷又濕,抖得跟篩糠一般。

    “魏長老,快,給門主大人傳密訊!彼自诘厣,嗚嗚的哭道,“我沒用,對不住……”過冬糧全被卷走了。一同叛門的長老多達五個!還有近兩百名管事和弟子!完了,一切都完了!

    魏清塵在心底里嘆了一口氣,但面上依舊是冷冷的,淡聲說道:“起來!

    “?”王長老愣住了。

    便是緊跟著一道進來的羅叔也以為自己聽差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當值長老,這般模樣,成何體統!”魏清塵輕斥道。

    然而,王長老聽了,反而心里穩住了一些。他抽泣著從地上站了起來。接著,他發現自己竟然沒有打擺子了……

    羅叔也發現這一點,在一旁驚得兩個眼睛瞪得渾圓。

    魏清塵視而不見,繼續說道:“不能給主公傳訊。至少現在不行!

    他的語氣很堅決,不是在與他們倆商量。

    見兩人沒吭聲,他簡要的解說了緣故:“你們還記得無名谷里的那頭孽畜嗎?主公這次出去,就是收到了孽畜的行蹤,追捕去了,F在想來,孽畜突現行蹤,與我們這邊的變故,定是修士同盟軍的陰謀。這場陰謀既是要謀圖我們這邊的營地,也是要謀圖主公。他們有攔截傳訊符的法器,我們現在若是給主公傳密訊,等于是將主公的行蹤告訴了他們!

    王長老與羅叔都冷靜了下來,齊齊點頭。一個說:“絕不能讓他們得逞!”另一個道:“不能置云哥兒于險境!

    魏清塵對兩人的表現還算滿意,微微頜首道:“接下來,我們分頭行事,不論如何,在主公回來之前,必須守住營地!

    王長老與羅叔聞言,更加穩心了,一齊抱拳道:“請魏長老示下!”

    魏清塵當場給他們倆派了活:羅叔去各部門各營清點糧草,務必在天黑之前,報上來確切的存糧數目;糧草被卷走的消息,在聽風堂的第二批和第三批糧食運到之前,必須封住。而齊伯等人叛逃,涉事人員眾多,想要封住消息,那是不可能的。但必須盡可能的減少影響。這兩件事都交給王長老具體負責。

    “母石子珠立刻封存,還有,從即日起,各部門各營進入戰備狀態。這些,我來負責!闭f著,他嚴肅的看著王、羅二人,“經此一事,長老會威信掃地。但是,長老會是門派里最重要的機構,也是不可取代的機制。所以,我們三人必須將長老會的威信從泥地里,重新拾起來,此乃其一;其二,修士同盟軍分明是想雙管齊下,滅了我們青木派。主公那邊,我們幫不上忙。那么,野雞嶺營地這邊,我們必須齊心協力,給守住了。不讓主公為我們分心,不拖主公的后腿!

    “是!”王、羅正色,抱拳領令。

    魏清塵吐出一口濁氣,抬手輕拍羅叔的一只肩膀:“老羅,能看到你站在這里,而不是與齊伯一同逃走。我心里非常欣慰。想必主公也定是非常高興的。齊伯的行為,告訴了我們,什么叫做人心叵測。然而,你卻用實際行動告訴了我們,得道多助,人心所向!

    羅叔聽得淚流滿面,悔恨交加的低頭說道:“我錯了,我不該姑息養奸,鑄成大錯……”

    “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!蔽呵鍓m收回手,嘆道,“主公常說,腳上的泡,都是自己走出來的。很小的時候,我的師長們也常教導我,大浪淘沙。我們現在正在做的,是自上古以來,無人做過的偉業。大浪淘沙,淘掉的都是沙子,留下來的才是真金。為了我們的偉業,為了我們的道,我們一起努力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一起努力!”

    不愧是元嬰大能,一番話說得王長老和羅叔一掃先前的絕望,復又卯足了勁,各自忙碌開來。

    王長老以前在仙都時是資深坊主,又做了十幾二十年的長老,處理此等危機,手段了得。傍晚時分,齊伯等人叛逃的事由長老會通告各部門各營。與之一同通告的,還有飛流谷大捷?粗皆谕ǜ婧竺娴哪且婚L串的戰利品,人們先驚后喜,居然很快的平靜下來,就這樣消化掉了齊伯等人叛逃的消息。

    看罷各部門各營對通告的回復,王長老松了一口氣。他推開窗戶,看向起了夜霧的山林,禁不住又是一番搖頭,喃喃說道:“老齊啊老齊,你以為門派能有今天,全是你齊大長老的辛苦操勞出來的嗎?你看看,往水里扔顆石子,還能聽聲響?墒,知道你叛門了,連響聲都沒有。你是怎么當上這個大長老的,你全忘了吧!以前我說你蠢,你還偏不信,F在世道這么亂,沒有門派的庇護,你卷走那點糧食,能撐幾天哦……”

    想他王家,比齊伯不知道要強大多少。這些年來,卻沒少受齊伯之流的排擠。窩囊氣更是沒少受?墒,叛門出去單干的念頭,整個家族一百多口人,從來沒有人敢起這個念頭。

    不是他們王家人沒有血性。而是,他們再清楚不過,天劫將至,他們唯有抱住門派,方能有一線生機。

    夜半時分,魏清塵悄然離開了野雞嶺。他去梅縣找端木光。

    不能讓主公分心,但是,齊伯等人叛逃的事,必須盡快的告訴主公,以免主公再次中計。

    端木光與主公之間有一條傳訊的秘密渠道,他一直都知道。并且隱約猜測到,這條渠道比較穩妥。

    所以,他連夜親自趕去梅縣找端木光。

    果然,后者聽他說完,神色凝重的應下來:“好,我立刻稟報大人。魏長老,你且在這里喝口茶,潤潤喉嚨!闭f罷,火急火燎的去了里間。

    端木光用的是血脈傳訊。

    須臾,他聽到了沈云的聲音:“端木,何事?”

    “齊伯帶著人叛逃了!倍四竟庖晃逡皇牡莱鲈榈脑。

    沈云聽到第一句,禁不住猛的直起身子。結果,扯到了胸口的傷。頓時血珠爭先恐后的冒出來,痛得他“滋”的吸氣。

    握拳穩住聲音,他沉聲說道:“知道了。我這邊暫且不能回來。你讓清塵擬個數出來,還需要多少糧食,你親自去找阿莽,叫他務必籌備到!

    不等端木光回復,他飛快的吩咐道:“我現在不方便與你聯絡。此法暫不可再用!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目錄
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
章節有錯,我要報告! | 加入書架 | 加入書簽 | 我要推薦

排列三走势图500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