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9文學 > 乾龍戰天信息頁 > 乾龍戰天章節目錄
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。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第六四七章 調虎離山計

    半夜里,又是在守衛森嚴的本部,暴力砸房子的動靜,迅速的驚動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最先趕過來的是周邊的巡邏隊。

    稍后是當值的長老。

    魏清塵沒工夫跟他們多費唇舌,是交代也是報備:“西南邊有敵來犯。我率學堂里的學員們迎戰!

    撂下話,他又一揮袖,接收了后面的那些傳訊符,邊聽,邊拉出一串殘影,往外走。

    于是,匆匆趕到的王長老及巡邏隊的弟子們就聽到一連串急促的聲音:“魏長老,我是炫風……”,“魏長老,我是青雀……”

    炫風和青雀等都是第一道防線上的地名。而在本部這邊,前沿哨卡是以地名命名,早已是公開的秘密。

    聞言,王長老驚得兩個眼皮子亂跳。愣了一下,他猛的一拍腦袋,叫了句“子珠”,趕緊的往回跑——好吧,和大多數人一樣,他也嫌子珠吵得很,睡覺之前給關了,擱床頭。

    巡邏的弟子們定力遠不及他,見狀,一個個六神無主,嘩啦啦的跟他著往長老會那邊跑。沒有一個想起來要扶起暈倒在地的齊長老……

    這時,又有一大波人聽到響聲趕過來了。其中有任務堂的宋堂主。哪怕后者是當年參加過沈家莊保衛戰,待抓過兩名狂奔的弟子問過之后,也是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反應還是不俗的。當即下達了一連串的指令,穩住了場面,沒有讓恐慌進一步蔓延。

    緊接著,他收到了一道傳訊符。

    是魏清塵發過來的,要求他立刻將齊伯等主張布署母石子珠的長老都請進任務堂,暫時嚴格控制起來。

    宋堂主看著騰起的符火,一顆心迅速沉得了深深的谷底。

    而王長老跑回當值處之后,很快發現,母石竟然在這個節骨眼上莫名的進入了沉眠狀態!

    “該死的!”到了這個時候,再單純的人也能意識到發生了什么事。王長老氣得將手里的子珠狠狠的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唯一能令他感到慶幸的是,魏長老當機立斷砸了攔截傳訊符的法器。

    想到魏長老,他心里穩了許多,深吸一口氣,再狠狠的抹一把臉,混亂的頭腦頓時清醒了許多。不去想齊伯,他果斷挑起了當值長老的職責,召集長老,調度各部門……

    另一邊,魏清塵用最快的速度組織起學堂里的學員們,上飛船,奔赴西南前沿。

    一路上,傳訊符飛來飛往。

    半刻鐘之后,三路黑色飛船并為一路,集中進犯飛流谷。

    魏清塵收到傳訊符,臉色又黑了許多——飛流谷以前是第一道防線在西南方向上兵力最為薄弱之處。因為那里有天險可據,再加上有守護大陣的加持,所以,他減了周邊的兵力。是后來主公親自巡查過后,與他分析,如果有心之人得了準備的布防,定會從這里下手里。于是,他加大了對飛流谷的兵力布防。

    現在,三路黑色飛船集中進攻飛流谷,恰好應證了主公的預判。當然,也準確無誤的掉進了主公事先挖好的坑里。

    但是,魏清塵真的是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。

    因為這又應證了他的推測——齊伯等人自做主張換母石子珠,是中了別個的算計。

    該死的,他們到底換出去了多少糧食!

    前沿無憂,魏清塵終于有了空閑操心起過冬糧的問題。

    十二艘黑色戰船在夜幕的掩護下,好比猛虎撲食,沖進了飛流谷。原本以為是勢在必得,不想,進谷便中伏。

    周邊陡然大亮,分明是換了一副天地。

    天地怎么可能因一線之隔而換掉?

    那只能是掉進幻陣里了啊……

    天將亮,第一艘飛船從飛流谷里騰空升起。飛船上載著的是魏清塵和菱洲學堂的師生們。

    交上手后,他們才知道進犯的是修士同盟軍。后者仗著人多法寶多,外加船堅刃利,負隅頑抗。是以,他們廝殺了大半宿,才結束戰事。

    戰果很喜人,十二艘飛船無一漏網,盡數被包圓了。

    具體的戰績,據守飛流谷的弟子們正在清理。近憂已解,魏清塵更揪心的是過冬糧還剩下多少,立刻帶著學堂的師生們回撤。

    師生們十分疲倦,上船后,很快的都呼呼大睡起來。

    然而,還是晚了。

    飛船才飛過第二道防線,王長老傳訊過來:魏長老,齊長老他們不見了!

    魏清塵心里咯咚作響。他最擔心的事情,終于發生了。

    為了防止齊伯等人畏罪潛逃,他在組織學員們上飛船的空檔里,傳訊給宋堂主,讓后者將齊伯等人控制起來。哪知,還是失算了。

    他立刻回復過去:宋堂主呢?

    王長老的回復很快:任務堂被圍攻,宋堂主重傷,被送往醫部了。

    少頃,他又傳來一道傳訊符:初步認定是齊長老的人干的。

    真的是小瞧了這廝!魏清塵“滋”的吸氣,顧不上懊惱,又傳訊過去:糧草呢?

    王長老回復道:我立刻去糧倉查看。

    顯然,王長老還沒想到這上面來。

    魏清塵的預感更不好了。

    這一路上,王長老再也沒有傳訊過來。

    等他回到本部時,前來接他的是羅叔。

    后者滿臉憔悴,好象一夜之間老了十歲,比他這個剛從戰場上撤下來的,還要倦憊。

    魏清塵看清楚他的心思,只覺得喉頭一陣腥甜。好在他在袍袖里握緊一雙拳頭,總算壓制了下去,沒有被氣得當場吐血。

    最壞的情形發生了。

    齊伯等人卷走了本部糧倉里所有的糧食。

    王長老去糧倉,打開一個,是空的,臉色白一分,再打開一個,又是空的,臉色再白幾分……打開第四道門,還是空的。他再也受不住,一口老血噴出來,直挺挺的往后倒。

    幸虧羅叔與他一道去了。

    消息立刻被封鎖,沒有傳開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……”羅叔說著,眼淚汩汩的流了出來。他早知道齊伯不對勁了,可是,他念著多年的情分,除了暗中提醒齊伯外,更多的是一而再,再而三的替其遮掩,打圓場。終于,釀成大錯。

    “先去長老會!蔽呵鍓m打斷他,“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!

    誰能想得到呢?便是主公,歷來算無遺策,也沒有算到今日這一遭啊。

    電光石火間,魏清塵心頭大亮,不得不佩服——好一個調虎離山計!

    :。: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目錄
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
章節有錯,我要報告! | 加入書架 | 加入書簽 | 我要推薦

排列三走势图500彩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