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99文學 > 仙子請自重信息頁 > 仙子請自重章節目錄
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
選擇背景顏色:   選擇字體大。 font1 font2 font3

正文 第七百六十七章 兄妹相逢

    那也許是秦弈所見過的,無相以下最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哪怕是他自己的嘲風之翼和神妙步法的搭配,單從速度差不多,但肅殺凌厲卻不及。

    那種一擊必殺的快準狠……像極了暗影中窺伺已久的毒蛇,瞅準了時機,驟然吐信。

    就在大漢氣絕的同時,忽然雷光爆閃,整個飛行法器轟然爆炸,法器上的騰云修士都沒反應過來,就盡數化為飛灰。

    爆炸的火光與血光交織噴灑在空中,硝煙雷霆之中黑影漂浮,慢慢現出了一個少女窈窕的背影。

    秦弈抿緊了嘴唇。

    硝煙散去,所有人第一眼幾乎都落在那僅堪一握的腰肢上,裊裊如蛇。纖瘦的身軀挺秀靜謐,背上有黑色的羽翼張開,羽毛如箭,暗澤隱隱。

    羽裳吸了口氣。

    羽翼……黑的。

    螣蛇!

    當然是螣蛇……少女微微轉頭,秦弈便看見了夜翎熟悉的側顏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好像長開了些,沒有那么蘿莉了……那眼角斜挑,有點丹鳳之意,斜睨血霧,淡漠平靜。那唇居然有了鮮艷的紅潤,嘴角微挑,顯得譏嘲而……妖異。

    曾經因為營養不良而顯得蒼白的臉蛋也早已改善,晶瑩如玉,吹彈可破。

    她身上是漆黑的軟甲,通體覆鱗,有兩道蛇頭之形扣肩,肅殺猙獰。兩只纖手上還有森森血跡,一滴一滴地向下滴落。

    秦弈怔怔地看著,這是……

    真的是夜翎嗎?

    “這就是蛇妖!別拿螣蛇不當蛇!倍蟼鱽砹魈K的聲音:“要不然你以為蛇妖該是怎樣的?”

    蛇妖該是怎樣的?

    秦弈咽了口唾沫,半天發不出聲來。

    人生若只如初……不對,初見的話,她也不是蠢蛇啊……

    “只聽說黑影閃過,太子就……”

    那是什么時候的事了……這種暗影毒蛇一樣的刺殺,好遙遠的記憶,遙遠得幾乎已經忘記。

    在被流蘇的丹藥洗去了什么之前,那才是真正的夜翎……以李青麟眼光之毒、用人之準,他用的可不會是一只蠢蛇。

    螣蛇,兇將,司驚恐畏怖,性狡。

    那時候的低級丹藥,距離現在的修行已是十萬八千里……如果說夜翎還能被那丹藥影響,秦弈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雷霆之中黃芒閃過,一個黃衣胖子出現在夜翎身邊,擦著汗道:“少主,我們這樣眼睜睜看著那些年輕人被打得重傷都憋著不出手,是不是有點不好?他們好歹算是在幫蚌精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年輕人?呵……”夜翎輕笑了一聲,笑聲里竟有了少許的妖嬈:“我才是個三十多年道行的小妖精,他們一個兩個最低也三四百歲了,誰才是年輕人?”

    秦弈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寒門擦汗不語。

    話說小妖怪和小妖精看上去一個意思,可少主您真的不知道這兩詞有點兒小小區別的么?

    夜翎瞥了他一眼,笑道:“知不知道為何師父讓你我來負責此間事?”

    寒門試探道:“鍛煉我們?因為我們和人類熟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鍛煉的……”夜翎撇撇嘴:“因為我們都慫啊!

    寒門:“呃?”

    夜翎噘嘴道:“我怕死,你怕事,我們謹小慎微,不會輕易熱血上頭,這才是關鍵。要不然我為什么要潛伏暗算,我都妖皇境了,真當我不能大搖大擺殺他們嗎?就怕有什么萬一呀寒門兒……”

    寒門繼續擦汗,您這慫得是不是有點離譜了,妖皇暗算暉陽初期,你怎么不去暗算一只螞蟻呢?

    “不是我怕殺不了他們,而是怕有別人窺伺!币刽嵴f的話竟和秦弈之前所想非常接近:“我必須觀察得仔仔細細,保證不會泄露任何痕跡才敢出手一擊必殺!

    寒門終于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夜翎道:“胖子,這事只能是人類之間為了利益互相殘殺、抑或是人類俠士為了正義看不過去,只能是這兩種性質,絕對不能有任何痕跡泄露出妖怪參與,我小心,你也要小心!

    寒門默然半晌,嘆了口氣:“知道!

    “其實我甚至不太想出這次手……”夜翎幽幽道:“那些正義之士,理論上死了比較好。只是……還是不太做得出來……希望下次做得出吧!

    寒門肥臉抽了抽,只得道:“也不用強求,少主做自己覺得對的事就好!

    夜翎搖搖頭:“繼續這樣下去,我們始終疲于奔命,無法治本。你說,本在哪?”

    寒門道:“找到此地為何突兀地涌現妖怪的源頭,才是治本!

    “正是!币刽嵫壑杏辛诵⿵碗s之意,低聲道:“多熟悉的回憶……歷史總是這樣重演!

    上方的秦弈默然。

    化妖瘴,催生妖怪。夜翎啟靈的緣起。

    果然是很熟悉的回憶。

    寒門嘆道:“可我們真的沒頭緒啊!

    “我們身陷在救人上,當然沒頭緒!币刽岬溃骸爱斶@些重傷的年輕人回家哭鼻子,甚至是死了,于是家里老的出來找場子……而這邊發現這些人也死了,賬也往他們頭上算,如此矛盾激化,人類自己狗腦子都打出來,那我們不就抽身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安安聽得手中都是汗水。

    這只蛇妖有意識地在挑動人類的矛盾升級,這輕描淡寫的意味里,代表的是人類之間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那些年輕修士明明是幫她們一方的,她卻差點想讓他們去死……

    怪不得羽浮子會對她有懼意。

    簡直是冷血的蛇啊……

    看著夜翎冰冷的眼眸,安安禁不住打了個冷顫。

    “誰在那里!”夜翎驟然抬首,眼中凌厲無匹,黑芒逐電,射向云端的飛艇。

    羽裳安安同時取出了月刃和蚌珠,緊張無比。雖然知道這少主是來幫蚌女的,該算自己人,可她的氣場太妖了,羽裳安安實在怕她為了滅口誰都殺。

    這可是一位妖皇境,還有螣蛇天賦……她真要發起狂來,會是非常艱難的苦戰吧?

    卻見秦弈嘆了口氣,解除了飛艇的隱藏,腦袋探出船舷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“。!”黑影急剎車,轉頭就跑。

    “站!”

    夜翎停了下來,背對著飛艇,翅膀抱頭,兩手捂臉,悲劇地蹲在了云間:“嗚……剛才那些話不是我說的,是寒門控制我說的……我不是壞蛇……嗚……”

    寒門:“?”

    羽裳月刃一扭,差點沒插自己大腿上,安安手里的珠子都掉了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秦弈輕舒猿臂,一把拎著夜翎的后領提了起來。剛剛妖異無比冷血兇殘的妖城少主,耷拉著腦袋垂在他手上,跟條咸魚一樣隨風搖擺。

    “完了,全完了……哥哥不會喜歡我了……”夜翎抽巴著,發出了生無可戀的聲音:“泡牛奶也漂不白,挖洞趴也還是平的,做壞事還被看見了……哥哥喜歡什么,我就沒什么,怪不得被遺棄在妖城,幾年來不聞不問……”

    秦弈的聲音響起:“你沒有讓他們去死,你做不出來,依然在為了救人疲于奔命,那你就還是夜翎嘛……什么時候又做了壞事是哥哥不知道的嗎?”

    夜翎眨巴眨巴眼睛,轉過腦袋,對上了秦弈帶著笑意的眼睛。

    兩人對視了好一陣子,秦弈的目光越發柔和:“長高了,蠢蛇!

    夜翎蛇腰一扭,如同順桿一樣鉆進了他的懷里,用力抱緊:“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羽裳安安張大嘴巴,徹底石化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目錄
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
章節有錯,我要報告! | 加入書架 | 加入書簽 | 我要推薦

排列三走势图500彩票